中粮系重组遇挫 企业重组监管或更加严格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2日
       上海报道, 为实现“住宅+商业”两轮驱动发展模式, 中粮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粮地产000031.SZ)拟收购大悦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Joy 城置00207)为147.56亿元。 .HK)。 尽管中粮地产董事长周正在今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软着陆的充分准备”, 但时隔15个月, 中国证监会并购委员会认为, 中粮地产 发行股票购买资产。 由于本次交易标的资产定价公允性缺乏合理依据, 中粮重组并购案仍被按下暂停键。 至于否决重组的原因, 证监会并未透露具体细节。 但分析人士认为,

并购的高估可能是关键原因。
        重整之路坎坷 10月25日, 证监会发布关于并购重组委2018年第五十次会议审议结果的公告显示, 由于本次并购重组委定价公允性缺乏合理依据。 本次交易的标的资产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一条的要求。 第十一条“中粮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未获批准”的相关规定。 据此前消息, 作为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国有企业,

中粮地产于2017年7月开始筹划停牌重组交易; 城市地产股权的消息传出, 但此后重组进展缓慢, 波折不断。 公告后, 中粮地产多次申请停牌期满后继续停牌, 超过了中国证监会关于重组停牌期在半年以内的要求。 直到今年3月30日, 中粮地产连续发布24份公告, 披露了大悦城地产重组的初步方案, 重组取得实质性进展。 中粮地产《重组情况表》显示, 中粮地产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从明亿股份(为本次收购专门设立的控股公司, 成立于2017年7月, 无实际资产)收购大悦城地产 . 股份有限公司91.34亿股普通股, 中粮地产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 以询价方式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4.26亿元。 对于本次交易,

中粮地产认为, “将为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注入新的商业地产元素, 释放商住融合的协同效应。公司不仅可以通过 开发物业的高周转率, 同时也分享持有物业带来的长期稳定收益和升值红利, 有利于提高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 增强公司的竞争力。” 不过, 深交所4月3日发出问询函, 要求中粮地产纳入资本18个问题, 包括第二次收购大悦城地产的发行价、交易方案设计的合理性、 定价依据, 以及重组后的协同效应; 5月22日, 中粮地产在调整交易价格后公告, 公司拟以股份方式发行认购大悦城地产股份, 拟向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资金24.26亿元; 7月24日, 中粮地产再次公告, 因分红实施及交易对价调整, 原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价格由147.56亿元调整为144.47亿元, 数 和发行股票的价格。 相应调整。 虽然未能通过证监会审核, 但中粮地产强调, “目前, 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批复文件,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后续事项以 以公司董事会研究确定。” 此前, 本次重组已获得国资委批复, 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 10月26日, 商务部还原则同意大悦城大股东战略投资中粮地产。 可能与估值偏高有关。 对于否决重组的原因, 证监会并未透露具体细节。 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 这可能与估值偏高有关。 “如果并购估值过高, 将损害中粮地产投资者的利益, 也有利于大悦城股东的利益, 这可能是证监会停牌的内部原因。”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卢桂华分析, 中粮地产拟使用大悦城64.18%的股权, 是通过发行股份获得的, 交易价格为144.47亿元。 大悦城地产10月25日收于每股0.84港元, 在港市值119.54亿元, 折合人民币约105.87亿元。 “64.18%的股份, 市价67.95亿元, 溢价太大了。” “深交所显然认为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估值过高。” 谢总战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崇直言, 中粮地产需要调整估值, 以反映市场对商业地产态度的变化。 愿意适应被拒绝“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事实上, 重组标的的大幅溢价早已受到深交所和证监会的质疑。
        4月3日, 中粮地产收到深交所的询价函。 对于交易标的预计价值147.56亿元, 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本次交易采用估值法代替资产评估法的原因和依据, 以及预计交易标的。
        主要参数的具体流程、选择流程及依据等; 9月13日, 《关于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意见反馈的通知》第二十二条中的反馈也称, “请贵司披露最终价格的确定过程和依据。 , 以及与估值范围的关系”。不过,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

并购价格高只是一方面, 两家公司的发展才是关键因素。此前, 中国证监会 证监会在监管函中对中粮地产和大悦城的经营状况表示异议 根据中粮地产10月30日披露的三季度报告, 2018年1-9月, 中粮地产实现营业收入78.71亿元 , 同比下降7.39%,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8亿元, 同比增加 9.08亿元。 同比增长72.67%。 截至2018年9月30日, 中粮地产总资产894.16亿元, 比上年末增长18.04%; 10月29日, 大悦城置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 在房地产开发方面, 前三季度合同销售总面积约11.3万平方米, 合同销售总额约60.3亿元。 诸葛住房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磊认为, 中粮和大悦城重组的障碍表明证监会对企业重组的监管更加严格, 房地产企业的金融环境依然 不乐观。
        国有房地产公司敲响了警钟。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A股上市公司再融资问答文件也显示, 对于房地产相关上市公司的再融资, 主要业务为房地产(包括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的上市公司 房地产)或虽然主营业务不属于房地产, 但目前有房地产业务的上市公司申请再融资。 为防止募集资金变相用于房地产业务, 暂不进行审核。 对于调整定价后是否再次申请重组的问题, 中粮地产回应股东:“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后续事项尚需公司董事会研究确定, 敬请关注。 以公司通过中国证监会指定媒体发布的公告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