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氏”大有深意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2日
       《无名氏》有深意 于平博晚年的背叛, 背叛了多少红雪的革命同志?晚年, 林副叛逆失败。否则, 会给我国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造成多大的损失?晚年, 于平博造反成功,

给我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造成严重损失。这无异于出卖“领头羊”。于平波认罪降法。 “首领”是共犯, 也是有罪的, 应该被制服。 “主子”有罪, 应该降服, “星辰”也有罪, 应该降服。早年于平博与胡适、周汝昌等人, 不遗余力地攻击他40次, 鄙视他40次, 诽谤他40次。然而, 在后来的生活中, 我发现自己错了。他年轻时真是个白痴。良心没有丢失。良心受到谴责、折磨。
       见吴国柱文章《论于平博红学观的嬗变》。
       于平波出身书香门第。具有一定的道德修养。绅士。知道错误是可以改正的, 好就是好。有激烈的内心冲突。反复。终于宣布换旗了。正邪。
       抛弃黑暗, 投下光明。痛苦地改变过去。换弦。重新做人。但是, 因为是帮派犯罪。上海盗船容易, 下海盗船难。宣布换旗投降, 势必会背叛一大批同谋(队友)。传销组织,

进来容易, 出去难。通常在警察的帮助下, 离开。背叛会给队友带来尴尬。于是, 于平博的观念悄然发生了变化。反映在文章中。悔改, 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临终时, 以最后一句话的形式, 宣布彻底解散共犯。就像宋江晚年一样, 他带领李逵等人招募保安。结果, 红色学革命“研究”组的“院长”从此一蹶不振。现在, 还有一些散兵游荡,

还在顽强抵抗。于平博换旗后, 冯启勇、蔡一江、胡文斌等人也纷纷改变态度。软化了。不像萨达姆那么臭。冯启勇代表红会向高娥道歉, 但仍不肯承认后40的水平。绰号“无名氏”。康复不可能一步到位。否则, 很尴尬。因为平反是一步到位的, 所以红派的革命队似乎就是一桶饭。吃饭吃。你必须给自己留点面子。如果红雪革命团队完全错了, 这怎么能向广大人民群众解释呢?特殊专家津贴可以退还吗?尴尬。康复通常是一种被动行为。不可避免的行为。黄畅是周汝昌的队友, 他否认了四十次。他不情愿为高娥平反, 写了一篇“我觉得高娥松了口气”的文章, 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