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雷达|研发投入偏低,AI公司云从科技 “中庸”到底?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记者|曹力CL编辑|陈飞霞 1 近日, 云从科技披露了上市招股书, 揭开了最年轻AI巨龙的面纱。云从科技绝对是AI四小龙中的异类。从披露信息来看, 商汤科技是一家AI平台型公司, 也是一家AI算法提供商;旷视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物联网等领域, 挖掘算法价值的人工智能产品和解决方案公司;依图科技将芯片技术与算法技术与AI算力技术与产品领域相结合;云从科技专注人机协同战略, 主推操作系统, 为行业提供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及解决方案。不出所料, 云从科技依旧是一筹莫展。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 公司营收分别为6400万元、4.84亿元、8.07亿元和2.2亿元, 近三年半累计营收超过15.7亿元;但期内净利润为亏损1.24亿元。 、2亿元、17.73亿元和2.98亿元, 合计亏损22.72亿元。虽然2019年的巨额亏损部分是由于股权激励的实施, 但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写道:由于业务仍处于快速扩张期, 研发费用将持续增加, 存在风险未来一段时间内无利可图。亏损似乎是人工智能公司最不关心的事情。
       市场之所以给AI公司高估值, 是因为他们有核心R最低的。
       在飞速发展的 AI 赛道中, 云技术有立足之地吗? AI国家队2015年, 时任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所信息所副所长周曦率领AI人脸识别团队从中国科学院重庆研究院创业中国科学院, 正式成立云从科技。另一位核心技术员李继伟也有中科院背景。李继伟曾任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所算法所长, 现任云从科技所长、副总经理。
       相比其他三位创始人的海归背景, 云从科技创始团队的中科院背景也让公司更加本土化。这家基本由地方资金支持的人工智能公司, 从一开始就接受人民币资金的投资, B轮之前投资人中知名机构寥寥无几。数据来源:界面新闻研究部景准 虽然2019年亏损达到17.08亿元, 但云从科技上市前的最后一轮估值依然达到173亿元。与其他三只AI龙不同, 周曦和云从科技遵循一套中庸之道。 2016 年, 随着 AlphaGo 落下优胜棋子, 强人工智能成为行业热点。所谓强人工智能, 是指机器具有自我意识、价值观和世界观的系统, 可以独立思考并获得问题的最优解, 整个过程不需要人为干预。周曦并不认为这种强大的人工智能会是人类的未来, 他正在努力寻找人与机器之间的平衡点。在周曦看来, 人可以生活在复杂的环境中, 用非常少的样本做出创造性的决定, 但依赖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必须经过数千次反复试验才能做出决定。这种观点的潜台词是, 机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开发出强大的人工智能。
       因此, 机器必须利用人类的智慧和专家知识, 形成人机协作, 这就是云技术给出的适度路径。这条路径也决定了云从科技更加注重增量创新。相比从0到1的创新, 更注重从1到10的应用和落地。在招股书中, 云从科技试图摆脱纯计算机视觉识别的身份, 将自己定义为一家人工智能企业,

提供高效的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行业解决方案。目前, 云从科技主要布局智慧金融、智慧治理、智慧出行、智慧商务等业务线。其核心客户包括中国联通、联想等企业及多家通信运营商, 并服务于海关总署、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银行机构等政府部门。从业务角度来看, 公司的收入包括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两大类。人机协同操作系统是基于公司核心技术的软件产品销售、授权及相关服务。人工智能解决方案针对智慧金融、智慧治理、智慧出行、智慧商业四大领域, 包括软硬件结合和技术开发。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2019年云从科技营收8.07亿元, 其中人机协同操作系统营收占比23.48%, 截至2020年上半年, 人机协同操作系统收入占比提升至46.61%, 呈上升趋势。毛利率方面, 人机协同操作系统的毛利率与软件行业较为接近, 高达89.3%。同时, 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毛利率较低, 主要是由于需要采购一些配套的软硬件产品或服务, 采购材料成本高。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而云从硕士及以上学历在总R中的比例此外, 云从科技在应收账款的比例上比可比公司更为宽松。本公司不计提3-6个月的应收账款,

其他可比公司计提3-6个月的应收账款。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高科技公司IPO、业绩和亏损从来都不是主要参考方向。核心还是要看市场份额的提升、赛道的布局和业绩的增速。对于一个温和稳定的云技术来说,

最大的风险是人工智能有朝一日会变得更强, 但却失去了追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