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法官公然挑战法律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网友:大家好!我叫周明佳。 2010年, 我因买卖合同纠纷向青岛市崂山区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审理过程很顺利, 但我向法院申请执行后, 却遇到了一个贪污受贿、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抢夺公共财产的贪污执行法官。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庭, 长江守杰, 伪造公章、伪造材料、伪造股份转让材料, 扣押申请人和执行人的公司设备和产品, 出售违法所得至少10万元的产品。被申请执行人的本人及公司的公章、资料及虚假的股份转让资料, 抢劫我公司的生产经营已有两年多。这么差的执行法官还在逍遥法外, 仍然担任崂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庭长。我恳请有关部门的上级领导尽快消除这种腐败现象。否则, 更多的公共财产生命将受到威胁, 社会和谐将被破坏!一场简单的经济诉讼成为了执行法官“下手”的机会。 2009年, 我和两个朋友在青岛共同成立了英飞凌碳纤维高科技有限公司。因与另一股东意见不合, 我决定退出公司, 并要求公司退还货款49.612亿元。 2010年5月12日, 我因买卖合同纠纷将自己的合伙公司告到崂山区人民法院。 (2010)劳民二商初字第225号调解书生效:被告青岛英飞凌碳纤维高科技有限公司欠款向周明佳报告支付496, 120元。因被告未履行还款义务, 我于2010年6月向崂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万万没想到, 我也走进了老虎的嘴里。 . . . . . 2010年6月, 我向崂山法院申请执行后, 执行法院执行主任索要5万元作为利益费。蒋守杰是该案的执行法官。江守杰接案的时候找到我, 要我五万块钱, 我当时很警惕, 心想这个法官怎么会这样。
       由于当时经济困难, 蒋守杰法官不予执行, 无奈之下, 他给了蒋法官两万元。他原以为江法官可以按照判决执行判决, 却没有人想到, 两万块钱, 满足不了江法官的贪婪。之后, 江法官和两名律师洗劫了我们公司。还打电话威胁要恐吓我们的三位股东。现在我们不敢回青岛了。执行法官伪造公章、伪造资料,

强行强占公共财产 2010年7月, 江执行法官突然带着一群人来到我们公司, 把我们的员工赶出去, 说这是他的公司,

不让我们生产。这不是抢劫吗?公司员工报了110, 民警赶到现场后, 江法官等人带着几份文件向警方报案。我们三个股东这才发现, 江法官伪造了我们公司的公章、伪造的材料和伪造的股权转让材料。假股权转让是我们股东叶林荣将股权转让给权兆磊、何博等人, 而我们股东叶林荣根本没有把股权转让给任何人, 我根本不知道。脸上的签名, 都是蒋守杰法官和全兆雷律师亲笔签名的。法官蒋守杰和律师全兆雷进行了虚假股权转让和伪造公章。这仍然认真对待法律吗?我们已向青岛市司法局举报权兆雷律师造假股权买卖合同, 司法局已立案调查, 尚未作出回应。
       警察同志拿着江法官提供的假材料, 说是备案, 对我们说:“你们是经济案件, 由法院管辖。
       ” , 转让假股, 请问民警同志, 这是否属于“法院管辖的经济案件”?我司三名股东立即向青岛市崂山区法院报案, 请求法院予以保护, 查封公司及其设备、仓库。 2010年10月, 执行法官姜守杰罔顾法律, 甚至指使团伙撕开法院的印章, 将封存于仓库的成品出售。 , 这些原材料也被我厂的江法官占用, 组织生产和销售。他们非法赚取了至少1000万元人民币。姜守杰还请来了十几名秃头纹身的壮汉守卫工厂, 不让我们再靠近一步。我们只看到姜守杰占领了我们的工厂并报了警。警察来了, 只给了我们一句话。他说:“这是一个经济案件, 你应该去法院。” 2011年5月, 姜守杰将查获的设备全部转至另一租用场地。姜守杰把我的商标“暖超儿”注册为他的青岛暖超尔碳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就这样被姜守杰带走了。执行官蒋守杰公然洗劫我公司设备和产品。在蒋守杰法官盗窃我公司产品、设备和原材料的生产和销售期间, 我公司三名股东均接到了恐吓电话和威胁。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 我们都被迫离开了青岛。我们投资的那家公司被一名执行法官带走了。我们真的很不情愿。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我们不能让这样一个腐败、无法无天的法官继续伤害公众, 损害法院形象, 破坏社会。和谐。我们向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投诉, 日复一日地等待答复和结果。日复一日, 我们的抱怨就像一块下沉的石头。 . . . . .我们不甘心, 多次向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举报。还没等到法院的答复,

却是崂山区执行局李局长打来的威胁电话。 2012年4月傍晚6点, 李局长打电话威胁:“再在网上发帖, 就会被抓。”我回复李主任:“我在网上写的都是真的, 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我向崂山区法院举报, 执行法官蒋守杰贪污、抢劫公物、伪造公章。然而, 执行局李局长却打来了威胁电话。这不是充当“保护伞”吗?难怪蒋执行法官敢如此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我们不得不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报告情况, 中级人民法院的答复傅说, 第一次调查的结果并不理想, 说院长签字准备第二次调查。执行法官姜守杰:“你想去哪里起诉, 我有钱就拖死你。”我公司是一家具有良好市场前景的高新技术企业。姜守杰看到我们三个股东不懂法律。不是本地人, 看我们有机会欺负。蒋守杰及其团伙, 两名律师, 因销售我们的产品, 更改了阿里巴巴诚信会员的联系方式和联系电话(因为他们不断威胁和骚扰我们公司人员和股东, 所以我们更改了我们公司的电话号码和人员手机关机), 他们用假公章和假营业执照通过阿里巴巴将其更改为他们的。一时想不通, 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跑去质问姜守杰:“你私刻公章和假资料, 你的两个律师抢了我们公司几十块钱, 是什么行为?百万装备产品?它属于什么样的性质?姜守杰道:“你想告哪里, 你有钱有感情, 我就拖死你。”我说:“你立法了吗?你怎么敢违背国家的法律?你还是人民的法官吗?”蒋的律师说:“游戏规则是这样玩的, 我们就是这样赚钱的。”我说:“你的行为和抢劫、诈骗有什么区别?合法的游戏规则是你定的吗?”执行法官姜守杰和他的副律师如此明目张胆地挑战法律。以上事实可以证明, 执行法官姜守杰涉嫌违法犯罪, 情节极其严重!有人充当“保护伞”“有条件保护蒋守杰的罪行, 为所欲为。如果我们不能依法严惩, 清理司法队伍, 就会危害整个社会, 抹黑中国法院的形象。我们也会誓死捍卫自己的权利, 尊严至死, 把公司和我们辛辛苦苦打造的公司的财产找回来。非常感谢青岛市法院的工作人员, 他私下告诉我:“江守杰的违法犯罪行为大家都知道, 但知道也没用。 “还有, 青岛市人大、青岛市组织部、检察院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我的案子, 给了我指示和慰问, 但他们没有提到他们的名字, 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和帮助对我来说!我相信党和政府相信国家的法律, 能够维护我们的权益!以上投诉举报属实, 如有虚假,

本人周明佳自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与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请广大网友为我们申诉, 主持公道, 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记者:周明佳13651717837 2012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