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论说]婚姻的梦魇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人的大脑就像一棵树的形状, 神经就像几根树枝, 延伸着延伸。树上有无数条小路, 独立的专线或可以四通八达的道路, 都是人所共知的。什么是未知的:兴奋就像挂在树上的一盏星星的灯(区域), 一旦每盏灯(每个区域)被点亮——被激发并激活, 稀缺机制被激活, 稀缺机制有两种方式来满足缺乏要求:一是重复和再现;另一个是替代。然后是上瘾。当点亮的灯(兴奋区)被马路连接起来的时候, 是可以替换的——性兴奋、烟草兴奋、其他一些常见的兴奋都是一回事,

做起来可以产生很多兴奋, 或者伴随着很多兴奋, 而如果有很多领域被这种兴奋激活, 那么一个人对吸烟或性的渴望就会同时得到满足, 所以在个人体验上就变成了无性或不吸烟。事实上, 他们感到满意, 只是以其他形式。但是, 药物的作用似乎激活了所有的兴奋区域, 点亮了所有的灯, 所以药物活化的不足只能靠药物来满足。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完全取代它。如果有一种药物可以完全替代药物, 甚至是超级药物, 那么它的激活也会激活剥夺机制——成瘾机制, 但需要重复或复制, 更难替代。一旦稀缺得不到缓解, 就会有戒断症状。 Magnesiadone 只能点亮部分被药物点亮的灯(区域), 因此具有部分替代作用。性:为什么它在过去甚至现在对人们如此重要——如此沉迷于它?问题在于, 性激活的兴奋领域是或曾经是最多的, 因此无法替代——在药物或其他兴奋剂出现之前, 性是最容易上瘾的药物。然而, 在海洛因的情况下, 它具有显着的性欲抑制作用, 尽管它首先会被唤醒。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原因是海洛因激活的面积包括性激活的兴奋区, 但是比性激活的兴奋区要大, 所以可以代替性, 但是性不能代替。
       我们已经看到, 很多爱好(瘾)是有时间限制的, 也就是存在一段时间(瘾), 之后就被遗忘(消失)——比如爱情:我们爱一个人是有时间限制的, 即, 新鲜 当新鲜感消失时, 我们的爱就消失了——爱是摇摇欲坠的, 部分原因是, 当新鲜感激活我们的唤醒区时, 它也激活了稀缺机制, 然后需要满足——重复或复制——这表示“再见”或“在一起”或爱的感觉(形影不离);当被替换时, 我们觉得没有想念他(她)——当他(她)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熟悉类似于失去, 它抑制兴奋的产生或获得, 使人回避或逃离——在我的在我们的亲身经历中, 这叫做背叛或仇恨, 厌恶——其实不仅仅是熟悉, 或者根本不熟悉, 而是其他的东西——比如对方的不良行为:比如自私、傲慢、自大、自负。中心化、心胸狭隘等等等等, 对我们的兴奋有抑制作用, 而不是激活我们的兴奋区域。显然, 熟悉并不会完全抑制我们的兴奋——否则我们怎么能忍受与一个人一起生活 30 年、40 年、甚至 50 年、50 多年?现代人喜欢用一个“痒”字, 比如“结婚一年半之痒”。美国一家研究机构近日公布了他们经过多年跟踪调查得出的结论:新婚夫妇18个月后, 新奇感消失, 双方深藏不露的缺点开始暴露, 导致失落感, 导致夫妻分离——抑制兴奋的问题。这是一种情况, 一种情况, 一种现实, 总是会导致人们逃避和逃避, 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代:包括寻找新的兴奋源, 为了孩子而维持婚姻——但它的不幸是注定的。当然, 时间长了, 习惯了, 个人的缺点可能不会那么严重地抑制我们的兴奋, 那么婚姻就会得到挽救, 甚至重生。总之, 婚姻失败的根源在于对个人兴奋的压抑。在《26岁, 逃离围城》一文中, 吕娟介绍了中国年轻人的婚姻状况。离婚在结婚后一年半内最为常见, 最短的也只有一年半。有一个月。以南京某区为例, 2005年前三个月, 80%的离婚案发生在18个月以内。
       北京白领女员工林蕾在公司加班到晚上11点。那天, 她发烧, 带着酸痛回家。她的丈夫正靠在床上看电视。回来的时候, 她没有动, 反而抱怨道:“我好可怜。虽然我们结婚了, 但袜子脏了谁也不会洗。”林蕾跳了起来, 把老公的袜子都洗了, 第二天就离婚了。真正的现代烈士, 现在谁在乎谁?问题是, 如今让我们兴奋的事情太多了, 让我们兴奋的不仅仅是一个男人, 也不仅仅是一个愿意取悦我们的男人。我们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兴奋, 所以我们对婚姻和婚姻不感兴趣。一个人的成瘾显着减少。问题就在这里, 就是这样。现代人喜欢以自我为中心, 当他们有想法时, 说出来就会离开——尤其是表现出非常低的成瘾程度。在过去, 至少在过去, 人们对婚姻的依赖程度如此之高, 甚至如此之高, 以至于他们对婚姻有着严重的过度名誉心理——他们把婚姻视为如此重要, 甚至是最重要的, 以婚姻为中心。生命的;更何况现在离婚不丢脸, 也许是件好事。果然, 离婚后, 林雷眼睛一亮, 整个人仿佛又活了过来。她随心所欲地打扮, 又吸引了众多追求者, 于是她喊出了一句口号:“早结束, 早离开, 早开始”。看来不离婚就不能开始新生活。结婚离婚只是人的事出生的准备阶段。然而问题在于, 人们只看到了一面, 而看不到另一面: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依赖(上瘾)和与他的婚姻极低时, 她的幸福感也会降低或变得如此短暂——但人类拥有稀缺的机制, 所以她的人生注定是不幸的——结婚、离婚、再婚都改变不了她的无聊, 除非她突然和某人发生关系, 而她和他的婚姻严重上瘾, 而这个时候, 她的痛苦可能越深, 她的幸福感也会越强。有研究人员指出, 如果现代人的婚姻幸运地跨过了18个月的第一个关卡, 然后面临“五年之痒”——问题是人们把婚姻当成自己唯一的爱好, 而他们却没有。 t 其他爱好, 将婚姻和另一个人作为他们唯一的兴奋来源。普通人成瘾程度低,

是他们生活不幸福的最根本原因——婚姻使人不幸福或不幸福婚姻只是一个借口, 或者说是一种表面现象——它掩盖了人们缺乏兴趣——疾病的原因。据全国离婚统计, 40%是5年内。有人认为, 这段婚姻的“五年之痒”, 可能与二代的诞生有关:有孩子就有生孩子的烦恼, 不想要孩子就有生孩子的烦恼。不想要孩子的问题。鹤岗美男剑锋娶了美丽的小玉, 婚后生下一女。这孩子太小了, 长得不好看。
       孩子再大一点, 就变得又黑又丑, 成了一块剑锋。
       心脏病, 整天怀疑这不是我的孩子——克制得像输了或输了他的兴奋得到了。最终,

小玉不得不承认, 她从前是一个如此丑陋的女孩。她是靠美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只是基因不能用于美貌, 所以她生的孩子还是和之前的她一样。因为男人无法接受——以美丽的她和美丽的孩子为自己的兴奋之源, 两人不得不离婚。女人给了男人一笔钱。不知道是精神损害费, 还是玷污美男基因的赔偿?看, 美丽也可以构成现代婚姻的“痒”。瘙痒, 原本是一种兴奋剂, 也是成瘾的原因, 现在变成了形容成瘾消失的词。现代人经济独立, 情感活跃——兴奋的区域大面积打开(激活), 因此其缺乏难以复制或重复, 也难以获得替代品和方法, 必须依靠一个各种兴奋满足一定的兴奋不足——婚姻使人快乐(兴奋)的能力降低了,

所以婚姻的约束力越来越小。这让现代夫妻更难怀疑鬼, 不确定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再加上怀疑, 婚姻就会亮起红灯——兴奋被压制。孩子也成了当今婚姻的“痒”。一个例子是:没有孩子可以吗?一对年轻夫妇结婚后三四年没有孩子。男人想要, 女人却不想要。男人早早回家, 看到了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