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和网络主播面临哪些法律关系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网络直播也需要依托国家立法路径, 将直播监管提升到法规层面, 让网络生态更加纯净。从直播赛车到造人, 从直播屠宰野生动物到表演直播吃怪, 从直播空姐视频到口头勾引未成年人, 经历了大约10年的蛰伏发展。今天的网络直播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新兴行业。然而, 随着井喷如此盛行, 混乱也随之而来, 引来一波又一波的指责。现实中, 网络主播的直播行为确实不好管。一个线上平台, 主播间多, 直播不耽误。问题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当涉及到干预和处理时, 通常是已经完成的交易。最开始, 某平台发生了一起直播的性行为事件。虽然第二天就在网站主页上发布了禁令,

但负面影响毕竟是有的。但是, 如果因为主播行为的即时性和不可控性而将直播视为不可能胡作非为的地方, 也有宽容甚至放纵的嫌疑。
       直播平台与网络主播的法律关系不外乎三种情况。首先是合同模式。直播平台与网络主播签订劳动合同, 主播为平台服务, 平台支付给他一定的劳动报酬。劳动法适用于这种雇佣关系。如果主播有侵权或者其他违法行为, 根据侵权责任法和司法解释, 作为用人单位的直播平台, 应当为此承担连带法律责任。二是合伙共享模式, 直播平台与网络主播签署、或口头达成松散协议, 双方约定分成比例。按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障碍部《关于建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制定的标准是由网络主播的自由度和有酬有福的特点决定的, 与直播只是合同关系平台。在这种模式下, 主播的行为不能根据劳资关系受到约束, 应根据合同法明确其各自的权利和义务。网络主播侵权的, 个人主播或经纪公司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直播平台主要承担合同责任。
       当然, 如果主播只是注册会员, 在平台不知情的情况下播放不雅视频, 个人将承担法律责任。如果直播平台被告知却放任不管, 应该负责监督。这是第三种模式。当然, 无论是哪种模式, 无论是直播平台还是网络主播, 都必须受到国家互联网法规的约束。
       日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持证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直播业务, 这是准入门槛。此外, 其他制约因素还包括当地的行业法规, 直播平台被赋予了重要的监管责任。今年4月, 20多家互联网企业负责人联合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但问题在于, 这种自律公约仍存在内部自治、范围有限、缺乏他律等内在缺陷。还必须依托国家立法路径, 将直播监管升级为法规。尤其, 加强职能部门对直播的监管,

尝试落实奖励、滞后结算等限制性措施,

对直播平台、投资人、管理团队核心成员、网络主播等进行处罚。更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