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读书周报:从《子藏》“遭劫”谈社科立项的规范化问题(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原载于《文汇读书周刊》2010年8月27日第三版, 出自《紫藏》《焦》探讨社会科学项目标准化路永品2010年7月27日《晚报》与《现代版四库》 《全书被“抢劫”》报道了方勇研究项目被华东师范大学盗窃事件, 2010年8月2日, 《科学时​​报》对此事进行了进一步的跟踪报道。2010年3月27日, 华东师范大学先秦诸子研究中心召开由该校方勇教授牵头的重大项目“紫藏”项目论证会, 邀请全国十余位著名学者参加。郑洁文教授山东大学的我和我也列入了邀请函, 会上郑洁文等专家学者积极发言, 高度评价了《紫藏》编纂的意义, 指出“《紫藏》项目遵循共同历史上“佛”(20余种)的汇编。 、“道家”, 是近年来北大、四川大学继“儒家”之后的又一超大型学术项目,

在学术传承、国沪文化建设、华东学科建设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师范大学。并且意义深远。” “《紫藏》的编纂工程能够成为国家重大学术文化工程, 说明在兴盛时期的藏族培育做出了巨大贡献。 《紫藏》出版后, 将极大地推动国内外对子学的研究, 促进中国的发展。传统文化再添光彩。
       ”(《紫藏理论证书》)2010年6月,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公布了多项大型文化研究项目, 郑洁文教授主持《紫海》栏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资助。 “紫海”和“紫藏”只有一字之差。从其中发表的研究范围和观点来看, 基本上是抄袭《紫藏》的。因此, 参加“紫藏”论证会的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肖汉明教授首先写了一篇《学界再次发生抢劫事件》, 指责郑洁文缺乏学术良心, 剽窃他人科研成果;然后, 我还发表了一篇《坚决支持肖汉明教授要求严肃处理“紫海”事件》的文章, 指责郑洁文抄袭, 认为“郑洁文教授对《紫藏》之后的一些小改动”以“紫海”工程的名义回归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计划。办公室申报了重大项目, 终于拿到了项目。
       每年支持资金80万元。历时8年左右完成, 总扶持资金640万元。他立即成为了这个项目的首席专家。”、“郑洁文教授作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社科基金评委, 本应是学术道德的典范, 但犯这种抄袭必须严肃处理, 否则会助长学界不正之风的蔓延, 不利于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后来, 《晚间新闻》和《科学时报》 ” 关于此事的报道, 被多家报刊和网络转载, 学术界正在密切关注此事的进一步发展, 如果此事处理得当, 将进一步影响整个学术界的学术生态环境。近年来, 学术造假、学术剽窃事件时有发生,

但最终大多销声匿迹。相当关键。正派心疼, 造假者肆无忌惮, 以至于抄袭猖獗, 歪歪扭扭的氛围挤压了正常的学术空间。 “紫海”抄袭“紫藏”就是这种不正之风的极端例子。通过这一点, 有几点值得反思。 1、当事人身份特殊, 应更加严肃处理。 “紫海”项目主持人郑洁文木, 山东大学文科二级教授。学校聘有骨干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是山东大学古典文学学科学科带头人, 山东大学先秦两汉古代文学学科学科带头人。发放政府特殊津贴。兼任中国文学史料学会古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中世纪古文学会副会长。此人兼具多项荣誉和社会兼职, 具有一定的学术影响力。
       他本应保持清白, 为学术界树立榜样。在今天, 抄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更应该严肃对待, 树立榜样。同时, 郑洁文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家社科基金评委。此次, 作为“紫藏”项目的鉴定人之一, 他全程参与了“紫藏”项目的论证, 了解了项目的加工对象和思路。所以, 他后来的《紫海》宣言, 就有抄袭的可能。同时, 他作为国家社科基金评委的身份, 也很容易导致联想利用关系在幕后运作。严肃处理有利于树立社科基金办的权威。二是社科基金项目审批程序要更加严格和透明。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应有相关领域专家匿名评审, 并有回避制度。相同的届时, 重大项目要召开专家论证会,

避免出现抄袭、抄袭、虚假申报等事件。但目前的重大项目申报不需要事前论证, 甚至没有提前网上公示期, 这为一些人利用制度漏洞提供了便利。正如肖汉明教授所指出的:“华东师范大学的‘紫藏’项目, 其实是按照传统的、正式的流程方式运作的, 先论证、宣传, 再申请立项, 而山东大学的‘紫海’却是一个惊喜。”战斗, 直接申请立项, 利用国内学术程序的漏洞, 不需要先论证和宣传, 但学术界看得很清楚, 这件事的本质是‘老实人吃亏’。”因此他据此建议, “今后, 社科规划办等国家哲学项目审批部门不妨出台这样一条规定:‘所有项目必须在网上或传统媒体上公布后才能申请。
       ’”这样一来, 如果有人作弊抄袭, 就会早早被举报。”只有程序更开放、更透明, 才能让学术更自由、更进步。三是进一步加强学术监督。 2010年3月27日召开“紫藏”示范大会。28日, 《华东师范大学报》报道此事, 4月3日, 《新民晚报》也报道了此事, 并刊登了《紫藏》研究思路在互联网上转载。郑洁文的“紫藏”之所以在“紫藏”论证会召开并公布研究思路后仍能成功,

原因在于部分院系对研究对象缺乏足够了解, 对学术动向不熟悉, 未参与在建立科研项目时的学术信息。交换, 给予那些学术诚信低下的人会占便宜。此事被报刊和网络曝光, 方勇教授也在7月底向社科基金办投诉, 但至今未有正式回复, 这也说明学术监督存在问题.这一次,

“紫海”公然抄袭“紫藏”, 被批准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 在社会和学术界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如果能以此为契机, 严肃查处, 严肃处理, 进一步整顿学术氛围, 加大学术监督力度, 进一步规范社科项目立项, 定能事半功倍。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