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起征点提高至5000元 个税抵扣房贷利息或将搅动楼市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0日
       北京报道, 6月19日, 《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
        这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的第七次大修, 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从每月3500元提高到每月5000元, 即每年6万元。 对于购房者而言, 此次税法调整的最大优势在于, 草案规定了专项附加扣除, 包括提高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 可以有效减轻群众的住房压力。 有分析人士表示, 由于房贷利息和住房租金收入水平不断上升, 专项附加扣除能有效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 合理引导住房需求,

也可能导致一二线房租爆发。 房地产市场。 个人所得税将可用于抵押贷款利率和租金的扣除。 草案提高综合所得基本扣除标准, 明确现行个人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项目及其他依法确定的扣除项目 继续。 在实施的同时, 增加子女教育费、继续教育费、大病医疗费、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等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 该草案需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 方可正式发布。 有专家指出, 修订稿征求意见时间一般为1个月, 将吸收社会公众、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 如果进展顺利, 个人税法可能会在今年出台, 实施可能要到明年。 对于购房者来说, 该草案最大的亮点是抵押贷款利息可以从个人所得税中扣除。 抵押贷款利息税收抵免一般是指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将抵押贷款产生的利息作为税前扣除, 并将扣除的收入缴纳个人所得税。 也就是说, 在计算应纳税额时, 抵押贷款的利息部分会先从收入中“抹去”。 事实上, “按揭利息抵扣个人所得税”的概念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中国以前就有过先例。 上海、天津、重庆均出台了按揭利息抵扣个人所得税的政策。 根据天风证券提供的资料, 1998年, 上海出台了政策。 1998年6月1日至2003年5月31日期间, 在上海购买或交换商品房并在上海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个人可在此登录。 一段时间内, 按揭利息从个人所得税中扣除, 采取先征后退的方式; 天津在1998年也实施了扣除政策, 但计划仅限于可抵扣个人所得税的住房公积金利息, 扣除基数较小; 重庆 目前的计划以补贴的形式出现,

并对补贴金额进行了限制, 仅限于在重庆九区购买首套房的人。 期间为2008年12月1日至2022年。2016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 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谈及个人所得税改革时表示, 中国将全面推行个人所得税制, 新系统将基于完整的资产信息。 新制度下的按揭利息与教育子女抚养费可以免税。 当时, 减税也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公众辩论。 现在看,

这个草案的提出, 也是对当时改革思路的落实。 除了按揭利息的个人税收减免外, 房屋租金的减免对租房者来说也是一大利好。 58安居房地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个人税收计划将对租房市场产生长期影响。 在大力发展租购并举的背景下, 税收调整可以保护承租人的权益。 有利于合理引导租房需求, 促进和引导群众“租房也是安居乐业”的居住理念, 更好地实现“宜居宜居”的目标。
        但是, 对租金本身的影响是间接的或很小的, 因为租金受供求关系和房价因素的影响更大。 它可能会刺激一二线房地产市场。 如果草案顺利通过, 具体来说, 购房者将获得多少收益?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 门槛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 对于月收入在1万元左右的居民来说, 个税只减了100元左右, 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市场比较关注的是税率范围, 以及专项附加扣除, 特别是5000元以上的个人所得税能否继续扣除住房贷款等费用。 张大伟算了一笔账, 参考了北京市目前的正常收入水平和房贷情况, 按照个人收入扣除五险一金约2万元后计算。 环外商品房, 月供约1万元。 目前扣除月缴和个税后, 剩余收入仅为6880元/月, 但税改后收入余额可达9255元/月, 新增月收入2375元。 在北京工作的王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他现在三十多岁, 年龄不等。 家庭的日常开支和孩子的教育花费不菲。 按揭及按揭利息需支付8000多元。 如果草案能够通过, 将大大减轻其经济压力。 “个人税收计划中提到的住房贷款利息或可抵扣条款, 对于中等收入及以上的人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好处。” 张波指出, 扣除可以有效降低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对实际收入的影响。 , 会促使部分人加速买房的行为, 但预计按揭利息扣除是标准的, 而且最可能的做法只是个人或家庭的一套自住住房, 所以不会 导致炒房, 更不会导致房价暴涨。 张大伟认为, 如果住房贷款利息能够减免或免征个税,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会非常大。
        个人纳税人在一二线城市占比较高, 三四线城市相对较少。 如果这个扣减计划实施, 很可能会导致一二线房地产市场的爆发。 因此, 这一政策需要与其他长期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相结合。 协调执行。 此外, 市场上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个人免税住房贷款利息和租金的做法只能使部分人群受益, 这会造成新的不公平。 对此, 张博表示, 没有绝对的公平, 所有的公平都是相对的。 与以往“一刀切”的做法相比, 房贷利息和房租专项扣除能够更好地兼顾不同地区人群的收入差异, 更好地兼顾同类群体的实际收入差异 由于购房时间点不同。 它考虑了外来租房人口与当地住房人口的收入差异。 总的来说, 这是一种比较公平的做法, 利远大于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