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配套设施不足、缺乏规范管理,郊游搭帐篷也得有规矩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0日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露营。从春暖花开, 到天寒地冻, 有些人愿意在户外搭帐篷, 享受亲近大自然的乐趣。从普通帐篷到全套露营装备, 从草坪到专业露营基地, 追求“精致露营”已成为都市人的新乐趣。但基地配套设施不足、行业标准不统一、管理规范缺失等问题日益突出。现场:垃圾清运难处处 记者走访发现, 在不少开设露营地的城市公园中, 配套服务跟不上配套服务的问题在周末或节假日都暴露出来。星河湾生态公园位于朝阳大悦城附近。由于位置便利, 园内有花有水, 成为附近居民露营的首选。周末的下午, 从门口的草地开始, 各种帐篷星罗棋布。湖边、樱花树下, 到处都是露营、打卡的游客, 可谓“难得一见”。然而, 巨大的公园里没有厕所。市民想要方便, 只能出园, 到门外的酒店使用厕所。不仅如此, 口罩、餐巾纸和塑料袋被扔在公园的道路上。记者四处走走, 只见湖边有五个装满垃圾的垃圾桶。溢出的垃圾袋遍布垃圾桶, 极大地影响了美观。除了湖边, 公园内没有任何分类垃圾桶的痕迹。由于没有及时处理, 一些白色垃圾被吹到草丛中, 使清理更加困难。事实上, 星河湾生态公园原本只是社区内的人工湖和绿地。由星河湾物业封闭管理。近两年被列为公园, 免费向游客开放。赶上最临近盛开的樱花, 这个小公园一下子火了起来, 一时间成了网红打卡地。不仅附近的居民来这里休闲,

甚至还有人专门来这里, 铺野餐垫, 搭帐篷。由于物业人手有限, 仅在出入口安排工作人员引导游客扫码登记, 但园区内的管理却显得一片空白。同样, 在北五环外的洋山公园, 垃圾桶里面是空的, 但垃圾桶外面却装满了塑料袋、饮料瓶和剩饭剩菜。保洁人员抱怨说, 由于近一个月有大量游客搭帐篷, 园区内的垃圾也明显增多。 “有些游客很文明, 离开时会清理地下;但也有一些人只关心大件垃圾, 而忽略了草地上的瓜子皮、花生壳和剥落的纸屑。”经验:露天烧烤存在隐患 部分公园的露营区, 便利店、自动售货机等配套设施较少。可以过夜的大运河森林公园露营地是很多露营爱好者的首选。清明节前一天下午3:00, 刘女士在站台搭起了帐篷,

等待丈夫接孩子放学。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在这里度过一个短暂的假期。三天的吃喝必须在这里解决, 刘女士的家人为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洗手间就在附近, 洗手洗脸基本没问题, 而且我们提前买了水。”刘女士很遗憾, 园内多一些小超市或自动售货机就更好了,

“孩子贪吃, 就地买点零食或饮料, 不用开车出去找了。”. “在东巴郊野公园, 卫生间前有一台自动售货机。但由于周末销售火爆, 货架上的十几种饮料基本售罄, 但一直没有补货。”没有可乐, 以后出去买。酒吧。 “一位家长带着孩子失望地转身离去。”“周末来公园的人多, 服务管理跟不上。”景观选择北京郊区。在郊区搭帐篷往往伴随着烧烤和野餐, 消防安全和环保问题也随之而来。清明节前两天。 , 门头沟区水务局已对100余项不文明行为进行了劝阻, 如围江湖、露天烧烤、野餐、野钓等;房山区多个部门还针对小清河周边烧烤开展联合执法, 劝阻和制止露天烧烤等不文明行为20余起。野营爱好者文杰曾经热衷于去一些郊区比较“野”, 还没有被人类开发出来的地方露营, 比如潮白河、白河湾。她在露营期间也发现了很多。问题。
        “这些地方的管理有时不那么及时, 有人偷偷违章用火;一些素质不高的游客也可能随地大小便。”调查:管理混乱, 缺乏标准应对强烈的露营需求, 越来越多的专业露营基地应运而生。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 2014年至2021年, 国内露营市场规模将从77.1亿元增长。飙升至299亿元, 预计2022年增速达到18.6%, 市场规模达到354.6亿元。全国22020年和2021年, 将分别增加8000多家和15000家露营地公司。 “我能明显感觉到, 今年北京郊区的露营基地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我什至不能每周打卡一个。”露营爱好者文杰几乎每周都会去不同的露营基地体验。记者查询了郊区多家露营基地的情况, 发现露营基地一般有两种:一种可以自带帐篷, 基地只提供露营场地;另一种可以直接提供“帐篷旅馆”。
       自带设备的人一般需要缴纳入场费, 有的按人收费, 有的按家庭收费, 有的按帐篷数量收费。没有统一的标准, 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每个营地提供的配套设施也不尽相同。有的提供厕所和水源, 有的还提供淋浴房、厨房等配套设施。在郊区体验过露营基地的刘女士坦言, 一些收费不菲的露营地并不划算。 “不仅需要自备设备, 每人入场费也就一百多块钱, 一家五口还没有做任何事情, 光是门票就得五六百元。场馆内的土地整理得不好, 卫生间不够用, 打扫不及时, 整体感觉很乱, 一点轻松愉快的气氛都没有, 这些地方感觉都是经过营销的被网上加了‘过滤器’, 来了就觉得被骗了。”有些基地的经营者不玩野营。他们只看到商机, 却不知道营员们真正需要什么, 应该提供什么样的配套设施。如何实行专业化管理, 容易出现不规范的经营行为。 “比如在国外的专业露营基地, 有宠物的游客和没有宠物的游客都应该实行分区管理, 宠物一定要拴好, 大便一定要清理干净, 既可以保护生态环境, 又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建议从建立行业准入标准入手, 记者发现, 《北京市公园条例》仅提及公园内禁止生火、烧烤、破坏草坪和树木等, 在露营的管理上仍有差距2021年修订《北京市公园分类管理办法》也没有详细要求, 每个公园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管理, 对此, 露营爱好者彭晓建议, 总的原则是公园景观环境和设施不应该被破坏, 在此背景下, 可以细化露营的标准要求, 对m可以指定在露营地生火。缺乏标准是非标准露营市场出现的原因之一。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所研究员魏翔表示,

近两年露营需求旺盛, 由此产生的供需矛盾和管理不力主要是由于露营新业态缺乏相关的行业准入标准和规范。 “没有准入标准, 必然会野蛮开发。目前有一些露营基地是在公有土地上开发的, 没有规范和监督, 经营者可能会过度使用土地, 而忽视环境保护、土地的定期维护和长期术语价值。”魏祥认为, 野营市场的野蛮增长也是对相关部门的提醒。这是建立行业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并进行监管的窗口期。
       魏祥解释说, 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应该包括什么样的土地可以用作露营地;露营地应该配备什么样的配套设施;如何维护露营地的安全;经营者有保护生态环境的动力, 否则, 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魏祥还建议, 我们可以尝试像一些自然保护区一样, 实行分级开放、分级管理的制度。在划定的露营区, 可分为不能过夜的轻型露营区和可以过夜的重型露营区。轻型露营区免费, 重型露营区适当收费。同时, 增加相关人员管理和配套设施, 减少对自然的破坏。经营着多个露营基地的张家祖修, 也很期待行业准入标准和管理规范的出台。 “野营本身就有其独特的魅力和文化。目前, 中国野营行业的发展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 我们也希望整个行业在未来能够有积极和长远的发展。另外, 我们也在倡导‘无痕’‘露营’的概念, 希望能逐步提高大家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和户外安全意识, 让大家在体验露营乐趣的同时, 尽量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张家祖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