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子时伴清风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9日
       楔子是由重兵把守的宫殿。 宫殿内的房间同时用五把不同的锁锁着。 上锁的房间里, 弥漫着淡淡的檀香。 看看整个房间就足够了。 新鲜和休闲是第一印象。 屏风后是阶梯床, 绿色双绣花草虫纱。 房间里唯一的桌子是大理石复制品。 书房的四件宝物摆放着, 后面整齐排列着各种颜色的书籍。 唯一与它不协调的就是那根直顶梁柱的石柱。 它被锁在一只脚踝上。 脚踝的主人没有穿鞋,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一袭雪白的衣服, 身后留着瀑布般的长发, 一双无风无浪的美眸。 “我知道我不能锁住你, 但哪怕是片刻, 我都会把你留在身边。” 说话之人一身金色龙袍, 眉宇间的王者之气更盛, 一双眸子锐利的盯着他。 看着眼前被铁链锁住的少年, 面对世间万物, 他可以保持容颜, 但只有在眼前的人面前, 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冷静, 哪怕此时此刻 那一刻, 他将他的守卫保密。 隔着风, 但他还是觉得下一秒就要失去他, 所以他在心里重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或许只有这样, 他才不需要像现在这样紧张。 “陛下似乎并不打算遵守您与我达成的协议。” 白衣少年用美眸看着站在对面的男人。 男孩虽然十八、十九岁, 但从头发到脚底, 什么都能做。 处处都是那么的美好, 就是这平淡的眼神, 让对方颤栗起来。 “顾可以给你半个世界, 让你成为南云之王。” 他叫木月, 立然之王, 天下之主。 “陛下知道, 这不是我说的。” 青年看向沐月的时候,

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嘴角带着笑意, 脸上却是沉着冷静。 他转身坐在旁边的木凳上, 低头揉着, 抬起被铁链锁住的脚踝, 视线不再看向另一边。 “你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了, 为什么还要跟我讲道理?” 慕月看着对方正在揉的脚踝, 已经是通红了, 心里难免有些发软, 态度也软了下来。 , “答应我, 不要再和洛儿有任何来往, 我不会锁你的,

好吗?” 青年头也不抬, 只是不停地揉着自己通红的脚踝, 轻笑道:“陛下也不是太知道不可能, 但还是要问。
       ” “为什么……”穆月强忍着自己没有发作, 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冷而恐怖, 声音仿佛被感染了一样, 变得冰冷, “孤零零只能杀了她。” 男孩握着脚踝的手在听到对方冰冷的话语后微微颤抖, 心中不再平静。 他缓缓抬起头, 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 满是紧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她是你世上唯一的亲人, 你忍心杀了她吗?” “也许我只是在吓唬你, 但是……现在我要完成了, 因为你紧张的样子……真的让我很烦。 ”慕月后半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了。如果这世上还有谁能干涉他的情绪, 那就是眼前这个人。可惜, 能左右人情绪的, 不是他。 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慕洛, 就算心里知道这个现实, 看到之后还是无法接受。 ? ” 少年的眼神也是冰冷至极, 如今一脸的严肃, 比慕月更像个王者, “就凭你家门外看守的那几个垃圾? 还是那个脆弱的锁? “那就试一试, 看你是逃跑还是一个人杀她更快。” ”穆月满脸威胁, 只是看着对面的少年, 目光越来越冷, 是少年先低头, 赌不起, 也顾不得什么了。 , 他利用一切来占他的便宜, 却不敢和她赌, 不敢多想, 不想让她有半点风险, 所以从不低头的他 无数次为她妥协。这一次也不例外:“告诉我, 你要我做什么? 这一刻, 穆月本该为自己的胜利喝彩, 但他并不高兴, 因为一向无情的少年, 依旧选择为穆洛妥协, 他什么时候才能像妹妹一样, 在他心中得到这份荣誉。 虽然不开心, 但还是要按计划去, 慕月取出怀里的药瓶递给男孩:“你吃了这个, 我不会伤害她的。” 不会这么简单, 因为他接过药瓶的时候, 打开闻了闻。 他一向擅长医术, 他自然知道那只是一种加了重的药, 但穆月却毫不犹豫地要了他妹妹的性命, 再次威胁他。 怎么可能只是打晕他, 连吃药都应该是能控制他的毒药。 慕月的想法是什么? 男孩手里拿着药丸, 却没有放进嘴里。 依旧是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我能相信你吗?” 对面, 无论青年多么周到, 他都猜不到他要做什么, 哪怕穆月心里也无法承受。 只能这样了, 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安心, 再也不用怕他随随便便的逃跑了, 想到这里, 穆月的心就变得有些残忍, “什么? 后悔吗?”青年将丹药放入口中, 吞了下去。 哪怕他心中有一千种猜测,

也只能乖乖听话。 就算他看到了用鲜血封住喉咙的毒药, 他也不会害怕。 相比之下, 穆洛是最安全的。 这很重要, 当然不能惹他生气。 吞下药后, 青年目光冰冷的看着慕月, 一字一句警告他:“我帮你得到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自然是有办法让你输的, 记住你说的话, 如果你 敢碰她, 我会让你后悔的。”慕月没有说话,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通过对方回忆着过去和第一次见面。
       少年时, 他想起了面带微笑, 凡事踏实的白衣青年, 额头染上一抹朱砂站在他身边的红衣青年, 以及身着军装的青年。
        谁骑着战马。 英姿飒爽的黑衣青年, 都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这个心中只有一个人的青年。 他叫云墨尘。 穆月的军师, 他风景如画, 却是人, 毒如蝎子, 却爱上人,

筋疲力尽, 却甘愿入笼, 武功无双 , 但他无法逃脱或制造麻烦。 让他锁住他, 就是为了保护女人。 曾几何时, 穆月也全心全意地爱着那个女人。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 他变得如此冷血?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 那青年此刻已经昏倒在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