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医治无效死亡 丈夫医院门口摆花圈捅伤8民警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9日
       怀疑是医院在救治过程中有过错, 患者家属与医院协商赔偿金额未果后, 组织数十人在医院门诊门前立花圈、烧纸钱、挂横幅并用刀刺伤了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警员、保安人员等8人受伤, 造成重伤1人、轻伤3人、轻伤4人。经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法院日前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东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来, 他因数罪受罚, 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妻子救治不治身亡, 丈夫连刺8人 李东, 52岁, 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农民。 2014年, 妻子王某因病住进日照市公立医院, 治疗无效后脑死亡。李东认为医院对妻子的死负有责任, 与医院协商赔偿金额无果。同年7月27日, 李东召集数十名亲友烧纸, 在医院门诊楼前竖起花圈, 挂上蔑视人民生命、为人民报仇的横幅。
        7月28日, 前来维持秩序的民警在劝离无效后, 试图将部分人员带离现场。民警欲将李冬儿子带离现场时, 李冬儿媳上前制止, 维持秩序的人员与李冬儿媳发生肢体接触。因媳妇怀孕, 李东突然拿出去骨刀刺向在场维持秩序的八名民警、警务助理和保安, 造成颈部、腰部、腹部、手臂受伤。和其他部分。 1人重伤, 3人轻伤, 4人受轻伤;李东等人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今年1月8日, 日照市东港区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向东港区法院提起公诉。 2月3日, 东港区法院公开审理此案。被告人声称召集亲友向医院施压。据李东在法庭上的供述, 2014年, 其妻子王某因胸部有切口到医院复查, 但医生并未治愈;同年7月24日, 王被宣布脑死亡。我们这里的风俗是, 人死的地方, 他们就去烧纸。谈及在医院烧纸、送花圈时, 李东是这么说的。后来, 医院主动打电话给李东协商赔偿。一开始我没说要付多少钱, 后来说给我15万元, 我不同意。李东说, 我老婆是被医院处死的, 我怀疑医院的手术不严重, 不彻底。在与院方协商不成的情况下, 为便于尽快解决此事, 给院方施压, 李东父子先后致电数十名亲友帮助解决问题。据李东供述, 他和亲友27日中午12点到达医院, 下午5点离开。 28日早上8点30分, 我又来到了医院。这一次, 他还随身携带了一把剔骨刀。因为没有事先包好剔骨刀的东西, 李东生怕被刀刺伤。到了医院后, 他把刀放在了医院路边的冬青树上。对于这些前来帮忙的亲友, 李东事后表示感谢, 但没有付钱, 也没有说该如何感谢。考虑到我的妻子不, 我不想活了, 所以我拿着刀去, 本来是为了自杀, 不是为了刺伤医生。李东说。当时我的儿媳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看到有人把她推倒, 我急了, 掏出一把刀。我会刺伤任何阻止我的人。李东说。携带刀的目的和聚集人群的性质成为争论的焦点。李冬的辩护人坚称, 李冬将刀带到医院的目的是自杀。公诉人认为, 李东向公安机关供述时, 称刀尖没有用纸包好, 怕伤到自己, 所以将刀插在冬青树上显然与本意不符。的自杀。李东持刀到场的行为持续时间较长, 刺伤他人的行为共造成8人受伤,

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辩护人认为, 据目击者介绍,

事发当天, 该医院门诊部运行正常, 不存在道路无法通行、医院无法工作的情况。被告人虽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 但鉴于情节明显轻微, 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处罚。
       公诉人称, 被告人李东聚集了大量人员, 持续了很长时间。他于2014年7月27日和7月28日两次聚会, 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 对医院的诊疗活动、现场秩序和患者就医活动产生了很大影响。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综合分析, 其行为已达到严重情节, 足以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法院认为, 李东组织数十人两次前往医院,

在门诊楼里设置花圈、拉横幅、烧纸钱。他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了组织和指挥的作用。他是首领, 故意刺伤8人。据此, 法院认定李东的行为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故意伤害罪。近日, 东港区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据悉, 一审判决宣判后, 被告人未上诉。案发后,

急需建立医患第三方调解机制。案子虽已尘埃落定, 但医患关系问题仍值得深思。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 在医患纠纷处理中, 双方往往选择通过协商达成赔偿意向。这种方式灵活高效, 但不利于明确双方的责任。
       在责任不明确的情况下, 和解很容易变成大闹大赔、小闹小赔、讨价还价不闹不赔, 导致矛盾纠纷升级。为扭转医院花钱买平安、病人信麻烦、不信法律的局面, 办案公诉人认为, 急需在此基础上建立快速介入的第三方调解机制。
       进一步完善立法和统一考核制度。其他领域的人才组成了中立的鉴定、判断和调解机构, 将医疗纠纷搬出院外, 让患者和他们讲道理, 让医护人员安心看病, 有效扼杀病征。暴力在萌芽状态。